维港区块链

专业的区块链资讯、技术和应用的推广和交流平台

公链和区块链行业应用的未来

由区块链品牌营销机构-亮天传播和数字货币的垂直社交与量化工具平台 – 数贝社区联手主办的维港区块链 – 区块链投资沙龙首期于10月18日在香港湾仔The Hub隆重举办。本次沙龙以“公链未来发展的引爆点:技术突破or线下结合?”为主题,吸引逾百名区块链从业者、爱好者、科技金融人士、专家学者、专业投资人等齐聚一堂。本次沙龙由数贝社区创始人李永峰先生主持,讲者包含PoS共识算法之父Sunny King带领的工业级应用基础公链Vee.tech首席执行官Alex Yang先生、全球人工智能区块链30人论坛联合发起人周国华先生、香港应科院智能软件和系统技术部研发总监雷志斌博士及香港区块链科技金融服务集团标准开普勒副总裁Jason Jin先生。

在圆桌讨论的环节,李永峰、Alex Yang、雷志斌博士及Jason Jin就“公链和区块链行业应用的未来”开展深度探讨。其中谈及了包含公链、数字身份、隐私权等诸多问题,令听众对区块链的未来发展和应用前景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与思考。

《公链和区块链行业应用的未来》

维港区块链线下沙龙圆桌论坛——公链和区块链行业应用的未来

以下是圆桌讨论的实录:

李永峰:现在有一个说法说觉得公链已经过剩,大家对这个问题有什么回应?

Alex Yang:我觉得现在公链一点不多,目前大体量的公链还没出现,证明这样的公链肯定不多。也许直到有一天会有某个公链巨头出现,但在那之前肯定是个多头竞争的市场。

雷志斌:其实我觉得这个问题本来就是一个悖论,公链最主要的目的实际上还是要解决一个实际问题:公链最理想的状态是全世界的人参与,但实际上任何一个公链都不可能全世界参与。所以说将来其实你可以把公链看成是一个云平台的一种形势,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的话,应该是每一个公链有它自己存在的空间,然后也有它存在的社群,所以最终谁统一一切的可能性不大。

Jason Jin我觉得每一个垂直行业的公链在还没有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它是不会有过剩的问题的,因为还没有一个公链可以达到一个行业标准,如果当很多很多公链都达到行业准之后那我们那时候才会讨论过剩的问题,所以说我们还在比较初级的阶段,所以说公链是不会过剩的,但是长远来看的话,我觉得每一个行业可能会有一到三家的公链去扶持这个市场。

李永峰:我相信公链最后肯定也是一个需要自由市场中,不断地向自由竞争最后形成。所以说这个东西可能要交给市场来评论,但公链的发展中,大家始终认为他在去中心化和效率之间似乎有某种冲突,就是说这两者那个优先,或者说两者可不可能兼顾呢?

Alex Yang:其实刚才雷博士讲到到一点,去中心化的确只是一个手段,是一个途径,它不是一个目的,其实我也是这样认为,我觉得去中心化这个翻译应该是弱中心化,我其实比较偏向与弱中心化,去中介化也可以。其实现在的分叉也好,都是又回到其他的方式去解决这个问题。

其实在VEE的设计里面,我们有大概1%到2%涉及到这一点。特别是我们之后要推出的数字身份,数据库删除。因为数字是不会说谎的的,一定会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东西,所以我觉得不管怎么样就是在去中心化里面怎么设计,不要去强求,一定去中心化,我们要达到我们的目的。区块链是一个价值,我们是一个共享,区块链的终极目的是提高效率。我们是实现我们的未来,运用区块链技术,我们处在一个非常美好的社会,但那个社会里面,未必真正是一个去中心化的社会,但也有他的规则,也会有很好玩的东西。

雷志斌:我想谈一下去中心化效率的问题。去中心化事实上就是达成一个共识,那么为什么现在效率低下不是在于去中心化,也不是区块链本身设计的缺陷。现在最大的效率制约就是网络的数据传递要花时间。而且去中心化,会消耗大量的能量和网络资源。如果我们每个人都产生了不同的数据,很难通过去中心化的计算方式进行核实。

Jason Jin我认为区块链去中心化和效率短期内还是不太可能去兼容的。目前区块链项目落地的话是跟某一个垂直行业是有关系的,比如说这个链是做保险理赔的,那其实你的TPS要求就没有那么高,你没有必要做到百万,可能一万都不需要。那如果是别的行业可能对这个TPS要求就比较高,所以我觉得不同的行业,根据不同的落地场景去找中心化和效率的平衡点,找到这个平衡点之后,才是一个区块链未来的趋势。就是没有必要刻意追求去中心化,也没有刻意去追求非常高的效率。

李永峰:接下来有请各位有什么问题的话,向几位嘉宾提问。然后提问前请简短地我自我介绍一下。

提问者1:我目前在技术研发的公司,我过去和一些老同事或者微软的同事一起工作,区块链是我们的起点。数字身份我非常感兴趣,在比较大的方法论基础上,目前数字身份的提出是怎么考虑的?

雷志斌数字身份有三个层面的意思,一个是我们现在讲的你是谁,你有什么东西,你怎么证明。这个是身外之物,这一层是现在用的最多的。第二个层面是你的身份、指纹、掌纹等,甚至DNA,身体里的血液循环,这个显然比第一层更好。第三层面,是现在人的五官,记忆,基本上都是可以在虚拟世界重构。在未来,第三层面可以代你去做很多事情。

提问者2:一个关于隐私的问题,今年初说去中心化,其实是给国家资料去协助维稳监控,在外国来说,对于区块链其实很关注,以后的区块链发展怎么去做,个人私隐根据国家监控的问题。我们还有很多项目问到欧洲那边有一个很强的个人信息保护。区块链是一个很私人的东西,如何保证人的活动有一个更好的权利。

Jason Jin:隐私的问题我来回答一下,我们公司也帮一个项目做了区块链,它是可以有三种选择,第一个叫做完全隐私,第二个叫做部分隐私,第三个可问责隐私。完全隐私是用户选择option的时候,所有的转帐、信息都是被保护的,所有人都看不到你的信息。如果你选择了可问责的,就相当于给我们的一个政府,或者给一个监管机构钥匙去打开看一下交易,如果政府怀疑这个交易是毒品交易或军火交易,他有权利用钥匙追踪你的交易行为。未来可能是一个方向,如果你的这条公链可以让用户去选择隐私的项目,我想这个问题就可以解决。因为用户可以选择自己的隐私完全不被看到,也可以选择提供自己的部分隐私去配合政府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我认为未来的一些公链可能会让用户自己选择隐私的level。

雷志斌:实际上隐私现在有很多在这方面的研究,我们看到区块链里用了很多最新的加密技术,图片加密等,实际上互联网如果一开始启动的时候,就没有考虑到隐私这些问题。隐私和秘密是两回事,隐私是我不希望所有的人看到我所有的东西。秘密是我做事情不希望任何人知道,所以秘密往往是干坏事,隐私是我没有必要把自己所有的事情让全世界都知道。

提问者3:我是做国际多边发展银行供销品的。我想请教一下Alex,我听您分享的时候有一个细节,你要把平台币销毁,你的设计是怎么考量的?因为我们现在区块链的项目也面临同样的问题,我选择了一种,我想知道您是怎么考量的,想借鉴一下,谢谢。

Alex Yang:有些项目没有cap,但我们会把平台币销毁,这个原因很简单,第一,我们不能让任何人免费地去用这个网络,不管是多少动作,网络上有一点费用和痕迹,这样也是避免恶意的攻击。如果有一天网络发展大了,大家会愿意花更多的钱去共同维护运营。

第二,这个币为什么不分给大家,是因为持币就代表了你对社区的贡献,而且它还能实现共识机制,那么进来之后,每个持币的人可以从另一种方式来获得回报。也就是你的币的应用权和你的铸币权是彻底分开的,你可以把币放在你的钱包里,你可以拿着到处走。然后你把铸币权委托给超级节点,你的回报是非常高的。团队把前面挖币的权利都舍弃了,全部交由投资人和持币人,这会造成投资者持币的愿望会很大。

我们现在跟很多钱包平台在洽谈,钱包方跟我们说的,你们这个一出来,我们很多钱包平台会变成银行,它可以存币收币了。金融是我们区块链第一个会去突破的东西,它让中心化和去中心化的结合有可能。

所以回答你的问题,我们不是不把平台币分给大家,是变个方式分给大家。因为直接分给大家没有任何意义,也不能分给矿工,这样矿工会跟大家对立了,我们就是销毁到系统里面,让系统去自然延伸。有一天我们的销毁的币跟我们新挖出来的币统一的话,这个经济就非常棒,甚至有可能我们的币越来越有价值。但这需要我们把公链变得更好用。

点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