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港区块链

专业的区块链资讯、技术和应用的推广和交流平台

LIUEX交易平台CEO Rody Choi:挖矿的前世今生及展望 ——维港区块链 - 区块链投资沙龙第三期 嘉宾演讲实录

维港区块链 – 区块链投资沙龙,是由区块链品牌营销机构 – 亮天传播和数字代币的投资数据服务与垂直社交平台 – 数贝科技联手打造的高质量线下沙龙活动,旨在凝聚香港和亚洲的区块链核心社群,促进多元交流和合作。第三期维港区块链投资沙龙新春专场以“穿越牛熊之后:展望区块链2019”为主题,于1月27日下午在香港湾仔The Hub举行。 

本期话题吸引众多关心区块链未来发展的资深代表一起回顾过去十年的激荡起伏,洞见区块链2019年大趋势。现场氛围热烈,精彩纷呈。演讲嘉宾包括澳环数字资产交易所创办人的张明德先生;香港上市公司品牌中国旗下LiquidStone任副总裁的刘艾佳女士;浸会大学新闻系讲师、《追寻中本聪》一书的作者胡辟砾先生;数币交易平台LIUEX CEO的Rody Choi先生;香港区块链科技金融服务集团Standard Kepler董事总经理邓进一先生;以及国际投资集团C Block Capital主席兼CEO林兵先生。 

本次演讲嘉宾之一的Rody Choi先生,是数币交易平台LIUEX CEO,中国第一个区块链社区爱思社区成员,香港最早矿机持有者之一。同时亦是香港青年狮子会会长及广州黄埔青年商会理事。其创办的LIUEX交易平台首创矩阵交易系统,最近获得众多投资机构及联合国世界区块链理事长徐刚投资,市值达1.2亿人民币。在本次的演讲中,他为大家揭开了挖矿行业的神秘面纱,用丰富的图片和幽默的语言为大家带来了趣味与干货兼备的“挖矿的前世今生及展望”。  

《LIUEX交易平台CEO Rody Choi:挖矿的前世今生及展望   ——维港区块链 - 区块链投资沙龙第三期 嘉宾演讲实录》

数币交易平台LIUEX CEO – Rody Choi先生

以下是Rody Choi的演讲实录: 

“什么是挖矿?”其实就好像解答一个很难的数学题,答案难寻,但需验证它的对错却非常容易。而验证结果就是矿机需要做的事情。从2013年底到现时,挖矿难度增长的幅度大概是5千倍左右。区块链每个节点所记载的是整个交易记录,即账本。新的区块的出现,里面包含的交易记录。交易时需要付手续费,都包含在区块里面。区块刚开始的包含的比特币总数为50个,两年之后减半变成25个,到如今的12.5个。但是在矿工得到奖励时,计算每个区块可拿到的币其实不止是12.5个,是超过12.5个,因为里面还存在着手续费。这是2009年初开始的一个比特币挖矿的概念。 

2017年的难关是矿机的价格地不停上涨导致新的矿机加入。近几个月,由于“矿难”的出现,矿机的价格下跌。但矿机到底是长怎么样的呢?刚开始我们用普通电脑的CPU去挖矿,之后用显卡的GPU开始挖矿。有一段短时间,我们用可编程芯片的FPGA来挖矿。最近5年,我们都是用专门芯片做成的ASIC矿机来挖矿。例如嘉楠耘智、芯动、比特微、比特大陆等一些ASIC矿机。 

比特币难度不断增长,如果一个人计算矿池的话可能需要花费100多年才能挖到一个区块,得到一块的奖励,所以便出现了矿池。选择用矿池的形式去挖矿,那就意味着大家一起挖矿,其中一个人挖到了,那参与的人都可以分到。比特币到底有多难算出来,拿香港的六合彩作比较,六合彩大概是1/1400 万的中奖概率。如果是比特币的话,被挖出来的概率大概是1400万后再加69个0。显然比特币被挖出来的困难度非常大。因此我们使用一些矿机,矿机可以猜比特币的密码,若猜中,大家都可以分到奖励的比特币并且可以分到每个人的口袋里面。这就是挖矿为什么必须要用矿池,不支持个人挖矿的原因。 

一些大型的矿场里面都存放着非常多矿机。但在香港基本没有矿场,其原因是香港的电费太高。在国内的话,比较大型的矿场拥有30万台左右的矿机。在这个矿场里需要去管理的事务很多,例如:温度、网络速度,然后电力开支(最重要的成本)。还有以下几个问题: 

一、网络问题,矿场一般都在山区里,因为电费便宜。然而山区里面是没有网的,我们要从城市里面把网牵进来,这是我们要解决的很难的问题。 

二、运输的问题,山区内公路比较少,路况险要,运输矿机到山区需要花费4-5天的时间。若面临矿场停电的现象。那么收益就会受到影响。 

三、建设成本,地理环境不同导致建设成本也会不同。在山区内有较少的人工来搭建场房。 

就某种意义而言,我们被称为最大的“空军”,因为我们挖出比特币的同时也需要缴纳电费,那我们就要不停地出售比特币。因此比特币也是有成本的,我们大概可以知道它的跌幅。就数量而言,矿工会大量出售。大部分的大矿主,他们在卖光之后是盈利的,除了在比特币价格非常低的市场状况下。 

今天的主题是“挖矿行业的展望”,在未来展望方面我们会使用一些最低成本的电力,例如,俄罗斯的核电、冰岛的地热等。但如今我们会找太阳能或者风能这些成本相对较低的能源。但是找寻难度较大并且发电的效能很低。现在我们通常用的是水电站,在国内,一些行业人士买下整个水电站用于挖矿,并且把矿场建在水电站旁。原因是电线很粗且每一米的价格是几万块钱,若把矿场建在距离发电站很远的地方,成本随之会很高。 

我们还会想出一些很好的山区方案,在矿区或者电子世界内形成的东西常常在很高的温度会很容易被破坏从而效能也会很低。因为我们需要用到水冷这个技术。跟一般的水冷不一样的是一般的水冷是不会把电子产品放到水里面,但这种特殊的水冷是可以把矿机放在水里面,起到一个很好的散热效果。另外也会使用到一些涡轮风扇,这种风扇不一样的地方是进来的风和排出去的风转向是不一样的,因此加大风压,使其里面产生压力,从而把矿机增强。 

就芯片技术而言,我们既挖矿同时也做矿机,我们自己也会研发技术。其实我们对核心技术对芯片都是很关注。早期我们使用的是28纳米,一直到17年的主流28nm现在嘉楠和比特大陆希望在香港上市,为了做势,他们发布的一些产品是7纳米的,这是一个技术的提升。一些厂家更正在研发5纳米的芯片,预计在2020年发布。现在很多公司正运用不同的技术把芯片的功耗降低。例如,神马有一台矿机叫m3,它是16纳米;最新的m10也是16纳米的,但是与两台机器不一样的地方在功耗上却相差40%。再者是芯片的并联技术,现在一般的矿机只要一颗芯片坏了,整台就不能运作。但是在上海有一家公司研发出来的矿机坏了其中一个芯片,那矿机整台还是继续挖矿,只是坏了的那一块芯片不能挖。因此,如果矿机有问题,那我们不用立马要去修,但拥有这种技术以后我们还有工作缓冲的余地。 

在熊市期间,矿工不能赚取丰厚利润是个事实。但因矿机不停地产生热量出来,为了支付成本,我们需要获取更多的利润。我们矿场的选址一般是温度较低的地区,因为冰岛、加拿大这些温度低的地区需要使用地暖。我们通过供暖、烘培来赚取一些额外利润。 

未来这一年,我们会在像加拿大这样的地区建矿场,与之匹配建水电站和温室。这就是最理想的矿场了。    

点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