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港区块链

专业的区块链资讯、技术和应用的推广和交流平台

台湾、香港两地不同监管背景下的行业形势 ——维港区块链 - 区块链投资沙龙第四期 圆桌讨论实录(上)

维港区块链 – 区块链投资沙龙,是由区块链品牌营销机构 – 亮天传播和数字代币的投资数据服务与垂直社交平台 – 数贝科技联手打造的高质量线下沙龙活动,旨在凝聚香港和亚洲的区块链核心社群,促进多元交流和合作。此次投资沙龙首次登入台湾,以“区块链落地台湾,从技术到市场的合作前景”为主题,于3月23日下午在创新空间——台北湿地隆重举行。

 

演讲阵容汇集香港和台湾十多位杰出的区块链实践领袖,邀请了两地众多区块链资深从业者、机构代表、投资者、极客、及两地富有代表性的优质项目齐聚一堂,共同关注两地区块链发展的异同、未来趋势,以及外来项目落地台湾市场的实际探讨。本期沙龙特別感谢联合主办方台湾Network Maker的大力支持。

 

本期沙龙的上半场圆桌论坛环节以台湾、香港两地不同监管背景下的行业形势为主题,邀请了香港代表Standard Kepler 董事总经理郑朗然及Triton Partners管理合伙人崔炯哲律師、台湾代表Evernew Capital联合创始人Laura、Fintechcpa科技金融会计师郑旭高、果壳律师Henry就两地当前的监管形势、未来发展交流想法,互相提问,研讨氛围浓厚。圆桌讨论由数贝科技创始人、维港区块链联合发起人李永峰主持。

 《台湾、香港两地不同监管背景下的行业形势 ——维港区块链 - 区块链投资沙龙第四期 圆桌讨论实录(上)》

上半场圆桌论坛——台湾、香港两地不同监管背景下的行业形势

 

 

以下是圆桌讨论的实录:

 

李永峰:我们的圆桌讨论从各位嘉宾的对话开始。几位从外地来台湾的嘉宾,对台湾的区块链行业环境肯定有很多问题。所以,先请他们对台湾嘉宾提问。首先请崔炯哲律师,你对台湾区块链行业有什么想了解的?然后请台湾的嘉宾给予回答。

 

崔炯哲:我叫崔炯哲,是在香港的职业律师,主要从事和科技金融相关的业务。区块链也是我们前沿科技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分支。各地方的法律都挺不一样并且变化非常快,台湾也有很多立法上的创新或目标,我想听听目前台湾对于区块链的一些态度,以及有没有能够帮助企业落地或者发展的好政策。

 

郑旭高(台湾嘉宾)在台湾的相关政策,最清楚的就是STO发展,另外一部分就是大家在关心大企业或财团接下来怎么样把原本的业务与区块链模式结合,这是台湾目前的上市公司和中小企业都非常关心的一部分。我本身也是我们中华民国中小企业总会新世代会的副会长,我们新一代人在思考怎么去做转型。这两个部分,我们平时也跟一些议员也有互动。所以政治上,不管是中央还是地方,也都会产生影响。因为一旦船(传统财团)想进场,那么在我们的水位跟状态会有所不同。因为毕竟做成一件事情,是需要和各种资源结合在一起才有可能。

 

李永峰:果壳律师对这个问题有没有什么看法?

 

果壳律师(台湾嘉宾):我自己本身比较专注在区块链法律,我不会自称自己是律师,因为我是一个观察家和作家的身份。我可以就台湾这两年来的法律回应一点。据我观察,台湾某程度算是有一个比较突破性的进展即将要发生,就STO跟监管沙盒这一快。就您提到的台湾有比较创新的做法,我个人实际上不敢说这是创新,因为台湾其实需要很多香港的沙盒经验以及借鉴英国伦敦的做法。所以我们算是汲取了香港这边的优点,然后想办法推进。或许接下来我们可以分享STO台湾近期的一些看法以及未来的一些局势。

 

Laura(台湾嘉宾):首先介绍一下我们恒心资本,我们结合传统PE资本和Token资本的做法,所以我们在币圈内,相对来说不同于传统的投资资本。至于台湾STO,我们目前也投了上亿。但对台湾的STO态度我们相对来说保守一点。我们是观望的,因为毕竟也像刚刚果壳讲到的,台湾是照着英国或者是香港的建立沙龙来作为规范,所以我们还是保留观望态度。

 

李永峰:台湾的嘉宾对于香港有什么好奇的、想去探索的呢?

 

郑旭高(台湾嘉宾):最重要的还是像我们韩国瑜市长,现在正在香港,把农产品卖出去,把商品引进来。在科技产业上我们也能有一些互动,不知在和港府互动交流的过程中,是怎样的态度?

 

郑朗然:结合了香港是金融中心的优势、澳门是一个旅游中心的优势,整个香港企业目前是国际的湾区的,其实每个地方都会有他自己的DNA,这些DNA是很根深蒂固的。比如说香港本身就是一个金融中心,香港的优势不在于科技,而在于金融,所以很多科技上需要跟别的地方,比如台湾多多学习。

 

崔炯哲:把这个话题接下去。香港政府确实对于目前的科技、人才的培养是抱有非常大的诚意,每年政府对于科技公司和科技人才的补贴或者政府的支持是越来越大的。就最新的香港的财政预算来看,香港政府已经拨了500亿港币,也就是2000多亿台币的资金,专门用于科技业的发展,他们也意识到这一块的短缺。在大概3、4个月前,我也见过台湾的一些企业,组团去香港做路演,也和香港的两个分支机构,一个叫数码港、一个是在沙田的科学园去孵化科技企业。这两个地方也希望能够引进台湾的一些好的技术,让他们能够帮助香港提升科技方面的发展。所以这个对于台湾的中小的科技企业而言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消息。我觉得这对于不管是金融科技还是区块链也好都是非常大的鼓舞。港府对于科技这一块没有区分,只要是能够有科技的一个内涵和分量,他们都愿意提供无限的援助。

 

果壳律师(台湾嘉宾):就是在你们交流金融这一块,我也想请两位分享一下目前香港对于STO最新的一些动态和你们的观察,简短和大家分享一下。

 

崔炯哲:我讲一下我的看法,其实STO在香港是一个很火的词汇,在这个圈子里面谈到很多。但是从立法的监管角度来讲,目前当局的监管机构还是保持沉默,或者说没有发表特别意见。那么这个跟香港自古以来的法制传统是有一定的关联:香港从港英政府时期开始就坚持“不干预”政策,他们希望让市场发挥最大的主导作用,而不是用立法的强制性政策来推动政府想要做的事情。这个对于从业者来说,带来了两个事情。一个就是确定性。确定性包括两个,立法到底有没有规管这些公司,以及,如果立法没有规管,那么立法者的态度有没有一个确定性。对于法律承载者来说,香港是一个非常好的自由港。在目前的新兴科技下面,法律一定是落后的,在这个滞后的情况下,我们比较好地确定立法者的一个去态:即香港政府或者立法机关从来不会特别积极和主动地去干预。从STO方面来讲,从理论和设计上,或者从我这个律师的角度来讲,是可以做到的。但是STO是否能够给企业带来实际的经济效益,或者能够带来实际的业务上的改变,我觉得这个可能要结合每一个企业的实质性的需求。这个可能是更多关于sense方面的判断有关系。

 

李永峰:香港和台湾两地的传统经济都很发达。我请教几位香港和台湾的专家,从两地角度来说,本地这种传统大财团对区块链态度。

 

崔炯哲:在虚拟货币或数字货币领域,我本人经常见到的是香港的家族企业,即family office会比较积极,或比较前沿地去设计这一部分。原因有两个:第一个是他们有自己雄厚的资金,希望能够更分散地去分配他们的资金的投资布局;第二个是因为家族企业的决策过程比较简单而且应变得比较快速,不像上市公司需要有合规的披露或者需要和监管局沟通。那么家族企业的资金通常是比较容易和快速地分配和组织。李嘉诚之前也无意中透露,他们在很早(大概是2013年的时候)就已经投资了1个亿港币,你可以想象这一个亿港币现在已经滚到一个怎样的价值。香港还有很多的不同规模的家族企业和富豪都在慢慢地布局这个货币,作为他们的一个资产分类的布局,规模可能在1个亿台币左右,到10个亿台币的规模不等。基本上他们在虚拟货币这个行业里面能够挑相对比较稳妥的一个资产,他们并不希望像某些投机者那样一个月两个月赚个几百倍,这个不是他们的需求。但是他们也希望说这个货币的投资能够比他们的房地产投资股票投资有略高的收入,因为他们会承担一些更高的风险。这个是我看到的情况。包括我之前也接触过一个客户是一个香港非常大牌的电影明星。他来找我,也想问这个货币,他要把房地产证券化,想要进入赛马的行业,让每一个大老板都能够拥有一部分一只马的权力。大家知道一只马很贵,上千万台币的一个价格。所以我们可以看到,香港的有钱人对这个非常感兴趣,但是他们确实没有一个非常清晰的思路去更好的投资。而且他们对这个技术还不是特别的成熟,所以这个也希望台湾的同事或同行能够在技术上或者是在这个行业上,对于这样的一些有钱人或这样一些资产的使用者进行一些更好的教育。

 

李永峰:我相信崔律师的这个故事对大家都会有一些触动,大家也参与到这个趋势里面。

 

郑朗然:香港财团的话现在主要是地产的运用比较多,他们现在都积极地看。例如,其中一家通过区块链做了地产交易的平台,宣传的效益蛮大的。在那个之后就有很多家地产公司,但大部分的公司是在试验的阶段,还在摸索。主要考虑的方向是成本的降低,而不是用作投资的载体。

 

李永峰:OK,台湾的朋友也和大家分享一下。

 

郑旭高(台湾嘉宾):我就来分享一下,大概分两部分。第一部分是金控的产业,我们上市公司做了一个跨链技术的申请,还有做一个外币现钞的区块链,以及跨境汇款、外条汇款的区块链。最早期在工业金融这些产业里面发现,其实在团体金融、个人金融都有一些案例。第二部分讲一些非金控的产业,像是建商。大家知道现在房子好卖吗?不好卖!卖价很高。现在的我们注意到房价在5到105亿,很怕碰到的事情是卖房不好卖所以建商的需求是想要把房子卖出去。可是卖给本地人好卖吗?不太容易,一般都是卖到外地人。为什么?买卖都是赚取一个落差。从这个角度来说,可能会有好处。所以我相信说台湾有不少建商,包括我们自己的一些兄弟,我们家族的一些企业都已经在做准备。我们找投资人、也有方案,但是一样,我们还是要去看政府的政策。也参考港府的政策,也参考台湾的政策。第三部分我讲的是旅游业,台湾去年有1000万人次来到台湾做观光旅游。观光旅游可能会是台湾发展的重要方向之一了,毕竟我们是海岛型的一个地方。所以不见得有很多自然资源,但是有很多的美景。从这个角度来说,观光旅游最近也在做。昨天我们开会就是经营珠宝,台湾的市场和大陆不一样:大陆是经营珠宝、翡翠、古董分开的;台湾是都一起的,而且整个产业也是在聚焦。在市场的交界转型升级,科技运营,我们怎么把这一块结合区块链也是现在正在做的一个事情。我相信台湾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当然需要更多的一些因缘,但我可以想象接下来会有一些有趣的事情发生。或许不见得有这么多的宣传度。大家可以多了解。我举四个例子给大家参考实际还有更多。

 

果壳律师(台湾嘉宾):郑会计师讲的非常全面,我稍微补充一点点。关于金融业和金控,我观察发现台湾的金融业还行,它的能量是在的,可是它稍微有一点分散。它现在分散于行动支付和网络银行还正在推。台湾的行动支付和网络银行相对其他的地区而言其实是落后很多的。所以现在金控业、金融业谁做区块链项目,老实说我自己看是没有那么集中。我看到的金融业和其他的一些航空业,或刚刚也提到了的旅游业。企业大部分他们在评估自己事业和经济结合的时候其实都有兴趣,可是真的出来的状况以及和区块链结合的项目目前看起来还没有那么全面性的一个状况。所以也是为什么台湾这边对STO抱有很大的一个希望,因为STO的特性还有全球集资的一种方式的确更有保障。对于企业来说,股权投资的方式也是未来很重要的方向。

 

Laura(台湾嘉宾):是这样,现在台湾的创投风气其实是相当低迷的,因为台湾基本上都是比较年长的长辈们居多,在投资这一块是相对保守的。可能对于一般传统企业来看的话,对于区块链投资这一块肯定更保守。因为风险太高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出场,也不能保证风险低。由于风险太高,我不会愿意去碰触这个东西,甚至没有法规可以保障我,对于一般的企业来说是不会接受这样的东西。换一句话说,区块链目前结合了经济与科技,而科技的方面目前还没有成熟,法规的部分也还没有一个明确的法规出来,我们更不可能去控制这个东西。从Token Fund方面来讲,你要必须投资一些ICO或者Token,要有经验才能了解币圈的生态是什么?我们接触过很多上市公司,也想发币,但他们并不了解币圈的生态是什么?他就只是单纯想要他自己的币流通,也没有想过这也许会对他的公司造成可能会一些理论上的影响,或者是一些法规上的问题。我们的法规大概在6月份宣布。而台湾进行STO之外还要去了解科技。这一块对于群众而言,为什么不是做群众募资就好了呢?所以这一块还是偏保守的观望。

 

郑旭高(台湾嘉宾):虽然我们刚刚一直提到了他们(传统行业)不了解,但他们不了解是正常的。所以我们的意思是,我们在台上的这些专业人士,实际上是在找与他们的合作方式。

 

李永峰:整个区块链,不管是香港、台湾、中国大陆,还是东南亚或全世界,市场还是很多,空间还是很大,所以想象未来的空间还很大。感谢五位在台上和大家的分享。谢谢大家。

点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