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港区块链

专业的区块链资讯、技术和应用的推广和交流平台

外来区块链项目如何落地台湾? ——维港区块链 - 区块链投资沙龙第四期 圆桌讨论实录(下)

维港区块链之区块链投资沙龙,是由区块链品牌营销机构 – 亮天传播和数字代币的投资数据服务与垂直社交平台 – 数贝科技联手打造的高质量线下沙龙活动,此次投资沙龙首次登入台湾,以“区块链落地台湾,从技术到市场的合作前景”为主题,于3月23日下午在创新空间——台北湿地隆重举行。

 

演讲阵容汇集香港和台湾十多位杰出的区块链实践领袖,邀请了两地众多区块链资深从业者、机构代表、投资者、极客、及两地富有代表性的优质项目齐聚一堂,共同关注两地区块链发展的异同、未来趋势,以及外来项目落地台湾市场的实际探讨。本期沙龙特別感谢联合主办方台湾Network Maker的大力支持。

 

当前正值韩国、新加坡、日本等周边国家奋力追赶区块链风口的关键时期,台湾以其庞大的技术储备优势也着手于接纳更多的区块链项目落地。在下半场的圆桌讨论环节,来自香港的澳环交易所创始人张明德、SnapEx交易所首席市场官余维洋、波霎科技CTO 李洋渝等嘉宾就“外来区块链项目是如何落地台湾”这一务实主题对台湾嘉宾代表Fintechcpa科技金融会计师郑旭高及ABA亚洲区块链加速器执行长潘奕彰进行了连环追问。其中,项目落地台湾时应该如何更好地贴合台湾大环境,成为了大家的关注点和热议话题。

本场圆桌讨论由数贝科技创始人、维港区块链联合发起人李永峰主持。

《外来区块链项目如何落地台湾? ——维港区块链 - 区块链投资沙龙第四期 圆桌讨论实录(下)》 

下半场圆桌论坛——外来区块链项目是如何落地台湾

 

以下是圆桌讨论的实录:

 

李永峰:

今天下午我们分享的内容非常丰富,大家既讨论了宏观的环境,也谈了细致的技术层面的问题。最后一个环节就是圆桌讨论,大家可以谈谈更具体的跟生意相关的东西,讨论相关于台湾落地的问题。我们在设计这个活动之前,我去问一些朋友,问他们对台湾有没有兴趣,其实大家很有兴趣,因为台湾在全球的区块链的环境中,它其实贡献蛮大的。就说挖矿的这个方向,毕竟整个区块链的运行,整个比特币的运行,都离不开矿工。而矿工所以来的矿机芯片,主要就是台湾生产的。那么具体外面的项目落地台湾,它是怎么样进行的?存在什么困难呢?以及日后台湾需要什么样的支持呢?现在开始最后一个环节圆桌讨论,我们有请五位嘉宾上台。

 

李永峰:现在先请各位嘉宾发问,各位对于区块链项目落地台湾有什么样的问题呢?

 

余维洋:因为我们是合约交易所,所以想了解,是否在台湾有market for products?第二,想深度了解项目怎么去在台湾落地?

 

潘奕彰:因为我们本身在台湾也是获得台湾经济补助的区块链加速器,这也是亚洲第一个获得当地政府补助的区块链的加速器,那么我们自己本身也是交易所,其实在台湾目前还没有什么交易所的牌照,但是KYC和反洗钱的工作也做足,因为警察局、调查局都会调查等这些,都会针对交易所去来解你们KYC到底做得够不够,有没有做反洗钱的那种机制,像我们上线不到两个月,我就接到警察的电话,他说只要跟法币有关的都查,所以台湾对这块还是抓的紧的。所以要落地台湾,第一,一定要在台湾有正式的公司;第二,一定要配相关的法务人员;第三,KYC也应该做足,因为有很多的相关人士千万不能进交易所做交易。

 

张明德:我虽然不在台湾这边,但我或许可以答复这个问题。因为我在台湾1984年就做这个了,然后前几年我在台湾还有公司,现在还有一些朋友在操作,那么在台湾的角度来说,KCI跟交易所一样,你如果把它看成完全证券交易所,他是有交易所很特殊的功能,但是如果只是用兑换所的角度来看,那只是有人在卖一个东西,有人买个东西,就是一个币。这就是交易所的责任,有警察来查也是很正常的。如果牵扯到期货交易,这里还有一个投顾问题。在台湾做投顾,是有法律的,不是谁都可以做。应该是去年底,台湾刚刚开放了外汇给台湾跟本地居民,去年可以开始申请外汇牌照申请,我知道现在申请了3家。如果你说我能不能在台湾搞一个币币交易所,理论上是可以的,但是如果你说要提供放杠杆的交易上去,如果你这个交易所参与交易的是海外的人士,可能还没有问题,你如果是做台湾的客户,往大胆的说,你肯定有问题。

 

张明德:其实在台湾,跟香港一样,有一个很大的明显的问题就是我们的群体力度不够,你要做这种买卖币业务,我认为应该是从教育做起,因为我自己在学区块链的时间,我通过一些朋友的关系,说怎么去开一个冷钱包,钱能怎么用,常常听到黑客,这些东西。这些东西的学习就等于小孩学东西,必须从基本度做起,对这方面的教育我不知道台湾行业里的朋友是什么想法?

 

潘奕彰:就我们来说,我们交易所的团队成员,包括我个人,我们有很多都是非币圈的人,像我过去毕马威过来的,另外我们有中国信托、汇丰银行,等等主管的级别,都是从大企业过来的,所以我们对币圈来说都是小白,但是实际上我们对区块链本身是有热情的。从空军的部分来讲,在媒体、广告,可以都看到我们的宣传。还有包括最近大家也可以看到的,我们推一个项目,在媒体主流上面也报道出来了——发币,大家说发币怎么可能上主流媒体?我们就是有这样的能力,能够让它上《经济日报》、《工商时报》。陆军的部分就是开始跟各大运作商走,例如台大区块链研究社,政大区块链政策等等。另外我们开始办讲座,让更多人知道什么叫区块链,什么叫法币,所以我们等于是空军、陆军总齐发。我们公关媒体上会让大家觉得你有声量,但是却不会带来实质客户或者实质的教育意义,唯有更多的讲座,才能让更多的人加入。讲座也会分层级,最低的等级是普及性讲座,跟大家讲什么叫区块链,应用是什么,一直从层级低的、中等、高等,慢慢才最终成为什么样的技术,你总不能跟小孩说这个区块链技术很厉害,可以去中心化什么的,他不会理解。但是今天我跟他讲说关你的事情是哪些,并不是说当我今天交易所送你比特币的时候,你就能感觉到,所以我们为什么从第一天就开始送比特币的原因,只要注册我就送你,因为当时拿到几个比特币,他就会关注区块链,就会关注比特币的价格,所以你等于说客户启发,媒体、公关、教育都很重要,谢谢。

 

郑旭高:补充一下,刚才潘总讲得很详细,空军、陆军、海军等等,我一开始就学会用学校的方式来办,第二,我带一些商务团体,可以做论坛例会。或者是办一些香港台湾的活动,做科技讲座,邀请各位朋友一起来回应。

 

李洋渝:我今天主要就是因为两个问题。第一个就是我有关于隐私保护的。在这里我刚听有台湾的分享——大陆叫移动支付,台湾叫行动支付。我觉得在台湾这边的话就这种行动支付在开始大力推的时候,有没有企业或者用户有这种隐私保护的意识?他是什么样的程度和概念?因为在大陆那边的话,有很多的这种外卖,其实已经发生了很多用户信息的泄露。还有就是我们已经习惯了这种给我们推广告的一些便利。但是包括全球的脸书这些企业已经主动在改变他们的系统设计的商业模式,他不会再用这种广告的模式去发展他的商业模式。第二个问题就是也是和台湾的这种企业就是说在互联网这一块,台湾现在这种研发人员占比以及台湾主要的研发都集中在哪些方面?

 

郑旭高:我刚讲到行动支付。台湾有各种本土和国外的行动支付。或者是我们当然我们知道说站在消费习惯的方式不同,或许不见得能够很好推动。第二点我们现在的法规,不管是网络银行还是行动支付,这个在目前就是三抢二的局面。但网络银行它的门槛是高的,100亿左右的资本,三家股东组成也都注册蛮多元的。所以这个是有关一些政策的法规,细节上就不讲太多了。

 

潘奕彰:刚才也提到了行动支付构思的部分。所以说你去银行都必须要勾出你的资料要不要给银行的子公司使用。还有报告就是说你的网络如果出现各自外泄,你必须要主动通报,不然其实政府会罚那些很多钱的。关于行动支付,的确,行动支付推不起来的原因是在于说台湾的信用卡太方便了。因为我在大陆工作一阵。就是说大陆人民要申请信用卡是不容易的,你要有credit cards不容易。台湾现在是一个人手上有好几张信用卡。有了信用卡就可以绑定各种Pay都可以的。所以为什么行动支付的客户量比较少。因为说真的大家刷信用卡刷的很习惯了,而且其实在台湾没有硬性规定你信用卡要用哪几家,你只要资格够了,你自己想做第三方支付就可以做,所以大家都想做。

 

李洋渝:第二个问题就是我们的研发,这边就是大概的比例是怎样的。

 

潘奕彰:其实我今天讲一下研发团队,大家都知道台湾的CP值很高,台湾的工程是真的非常专业。薪资在国家上面其实不算很高。在大陆你请一个人在台湾就可以请1.5个人到两个人。现在区块链的人数有在提升当中,但是人数还不是很多。我们一直很呼吁,如果你说像海外的公司你其实很适合搞研发团队在台湾,因为毕竟台湾是在保密上面在刻苦耐劳上面都是OK的。

 

张明德:问一个简单一点的问题。就是说我们提到这个问题。所有澳大利亚拿牌照的公司呢,他都有一个DVS,这个是金融投资公司做的身份认证。这个时候就澳大利亚国家的标准。如果他是其他国家比如说台湾,中国大陆的客户。大陆也是会有类似系统的,通过系统能查到身份证是不是不这个人。当然他是一种技术含量很高的。一个人的经验进去,告诉你的是matching,是不是这个人。他不会随便打个人的名字和身份证号码。技术上的可持续应用到程序上面的还是按照实际的情况作出调整的。我的问题是台湾现在有这样的系统吗?比如说我们澳大利亚交易所上了台湾的币,肯定有台湾的客户有需求我们要做好验证。那我们应该怎么做呢?

 

郑旭高:如果说今天大家去针对台湾的位置去做查证那系统目前有没有这样的系统。在身份认证的部分台湾确实有团队在做这些事情。

 

张明德:你的数据从哪里来的?大陆的系统是跟公安部联合起来的。澳大利亚系统是跟政府机关合作倒出来的。那台湾的这边的政府有没有提供这个方便。是不是有指导性的要某一些比如说银行或者说一些大企业他有某个大数据的企业进行配合。

 

潘奕彰: 因为其实台湾目前旧公司来说的话。经济部有一个系统他可以查到公司的基本资料,但如果你要查个人的话像目前的各大银行,台湾的各银行都有一个联合征信中心。把个人或者是公司的借贷状况和信用卡查的一清二楚。那么到底要不要把这个数据分享给民间的金融科技公司,目前都还每没分享。所以我们目前能做得就是请他的公司和他的个人去自己的银行花一点点的钱,几百块台币而已,申请这份资料,然后提交。大家都是这样的,现在民间已经有人在提倡做民间征信中心的的确有这种事情。

 

李永峰:现在正处于熊市阶段。怎么走出熊市阶段?或者有什么信号会走出这个阶段?

 

张明德:这个产品有盈利有亏钱的情况下,这个是属于供求稳定。那么现在的供肯定是因为发展的我们是知道得。比特币有一个总量,问题是谁拿在手上?我认为呢,这个是也是走回到我们刚才所说的。首先从教育普及开始,每个人都跟他发生了关系。当他有了兴趣,普及了以后呢,故事就来了。首先第一应该是说国家的发展情况是怎么样的。全世界的头都看着美国人怎么搞这个STO。那么这个就影响到其他的。因为当时应该是去年。当美国政府把相关的政府部门把ETH和比特币设定了他不是STO。现在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regulator去把自己这个regulations来做好。只要这个生态做成,以后国际上的联盟就会出现。就像台湾在80年代,90年代的时候。能做得只有美国期货。这个是全世界等着的一个机会。

 

李永峰:因为我们的这个行业成长的空间比较庞大,所以呢想要想要讨论的话题很多。最后呢,这次讨论就先到此结束。我相信以后这样的交流应该会更多一。以后包括台湾的各位朋友们,想去其他的地方想去其他地方,都可以通过我们维港区块链的渠道,帮你们联系一下。然后继续把台湾的项目带出去。或者说把外地的项目带进台湾来落地。今天这个活动就到这里了,所有演讲嘉宾一起来上我们一起合个影。谢谢大家的支持!

点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