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港区块链

专业的区块链资讯、技术和应用的推广和交流平台

IXO, 代币融资的创新进化 ——维港区块链 - 区块链投资沙龙第五期 圆桌讨论实录

维港区块链投资沙龙第五期于5月19日下午在香港上环Playground.work顺利举行,此次沙龙以“IXO, 代币融资的创新进化”为主题,吸引众多致力于推动区块链发展、关心代币融资创新进化的行业领军人一起深度聚焦代币融资最佳模式、复盘IEO目前进展阶段、探求创新与监管平衡,现场氛围热烈,精彩纷呈。维港区块链 – 区块链投资沙龙,是由区块链品牌营销机构 – 亮天传播和数字代币的投资数据服务与垂直社交平台 – 数贝科技联手打造的高质量线下沙龙活动,旨在凝聚香港和亚洲的区块链核心社群,促进多元交流和合作。

 

本期沙龙的圆桌论坛环节以“代币融资的价值”为主题,邀请邓可爱、董天圣、Warren Fang、和余律师共同进行深入探讨。其中,代币融资未来空间的设想成为圆桌热议的话题,嘉宾Warren Fang认为现有的IPO已经是当前金融体系上面最大的一个体量了,STO做起来的规模将很难超越它,对此余律师表示STO的市场比ICO的市场会更加灵活,而IPO和STO未来也是可能融合在一起的。同时,邓可爱也提出了STO面临的难以权衡多国法律的问题,引出代币融资新形态的讨论,Warren Fang认为,用分散式的方法来解决融资和监管的问题将是未来可行的方法。

《IXO, 代币融资的创新进化 ——维港区块链 - 区块链投资沙龙第五期 圆桌讨论实录》

维港区块链线下沙龙圆桌论坛——代币融资的价值

 

以下是圆桌讨论的实录:

 

主持人:这个环节主要是台下跟台上的交流,我先抛砖引玉提一个问题,之前余律师讲,对于目前 token融资在地产的这部分融资实现起来还是比较难的。所以说我的问题是,大家对token融资未来的想象,认为它的空间有多大?现在大家很激进地认为它可以取代股票或者取代证券等等,是否可以想象比这个更大或者比这个更小?先请教一下几位对这个问题的看法。

 

余沛恒:这个领域可以更大,因为在传统意义上STO与IPO还是很有区别,因为IPO基本上是股票,你要有股票、要有股份才可以说有IPO。但是在STO的领域,虽然他也有自己的限制,但是基本上如果在走上去的时候,你可以有不同的方式,可以说只要你想到,并且你的投资者觉得可行的时候,都可以走出来。比如说现在最简单的就是刚刚提到的一些地产、黄金。因为在IPO不可能是整个分权流动,只是分股票或只是revenue sharing的形式在IPO是不允许的,但是在STO来说是可以的。再比如说一个很有意思的地产项目,你们也可能听过,当时没有做下来。理论上是说,我的这块地,整个房间的拥有权跟我的收租权分开,这个理论上可以,但是实操的时候,在STO是可行,但在REITs(不动产投资信托)肯定是不可行的,在全国行业里当然是面临很多问题,比如说我要办拥有权,但是他没有收益权,因此造成他的价值是更少了,这在整个行业很难给他一个定价。但是先别管这个,在STO的发展来说是要很多可以想象的空间,但是我觉得先一步一步走下去。为什么这样说?因为第一批的STO的肯定直接或间接地都会受到证监会的监管,大家不要搞一些太复杂的事情,先从最简单的事做起来,然后再去发展。

 

Warren Fang:我说一下我的看法,我的观点跟余律师不太一样,我不认为现在的STO做起来的规模会比现在的IPO更大,我认为现有的IPO已经是当前金融体系上面最大的一个体量了,就是说我们无法去超越它。当然我认为现在的STO体量太小了,肯定比现在的体量还要大两三个数量级这样。为什么?因为这些特定的领域一定是需要像STO这样特点的东西。比如说我们讲ICO,ICO把融资变得更加平民化,他把中间商消除了之后,可以让投资者更简单地去参与投资。当然这里面就涉及到监管问题,但如果监管问题加进来之后,大家会发现ICO的难度又变高了,这个时候STO就出来了,它处于一个中间地段,可以在中间地段很好地去筛选出来,满足很多一些人。比如说我们刚刚说的房地产商,比如贵金属或基金这样的发行,我们可以用STO很好的去解决,当然我认为它对于现在的市场还有特别大的贡献,但这个特定领域无法超越IPO市场。

 

余沛恒:我来解释一下,我并没有说STO的市场会大过IPO,我只是说STO的市场比ICO的市场更灵活而已。IPO和STO是可能融合在一起的。

 

邓可爱:我不是法律专业,如果我陈述有什么错请律师来纠正我。我是观察这个市场,在几个月前一个传统的银行通过STO在区块链上发了一个bond,因为我们说STO有很多东西,不光是Stock,还有bond,包括房产、租金、权益所有都在那里,所以我觉得STO未来的市场想象力是很大的,但是现在存在一些问题。比如说我是一个来自于中国的项目方,我要在美国发STO,然后我的投资者可能是欧洲的,然后日本的,新加坡的,我怎么来权衡这样多国家的法律统一是一个问题,负责这个问题的是交易所,我觉得现在没有任何一间STO的交易所说自己是合规的,因为不同的法律监管区在法律上的分歧可能很难达到统一。还有一个问题是STO作为链上的一个blockchain的数字,那么在二进制的世界里,如何实现和现实生活中的实物进行确权?比如之前提到的房产,我发了STO,怎么确定这个房产权益就属于我的token holder?所以这个实际上需要一个传统的法律文书来连接网络世界和现实世界,这个是我的一些观点。

 

董天圣:对于这个问题,我认为主要在于技术方面,这些对具体融资模式方面的关注并不是很大。其实我觉得,不管是STO也好,ICO也好,关键是要正规化,让真正做实事的项目方脱颖而出。像之前说的ICO,它起来得很疯狂,但是它没有鉴别能力。其实早期真正赚到钱的都是把泡沫吹到很大的,但其实可能什么事都没有做。相应的从刚开始传统的ICO到逐渐把它正规化,这个对于行业的长期发展有好处。

 

李永峰:好的,我们把提问的权利交给台下,台下谁有问题?

 

提问者:如果一个STO项目出了一个问题,在香港来说,作为投资人是要告项目方,告不告得到?告的那个人就吊销牌照?

 

余沛恒:是,所以他的责任很大,基本上他还没有达到这个担保,所以将来如果在香港有一号牌的,旧的一些STO如果只是价格上的问题,也有可能,很正常,但是如果里头是虚的,这个事情就很难判定。所以为什么现在也说得很明确,如果你拿一个一号牌去发STO的时候,你肯定要做这个增量,如果你做不到位的时候,就会出问题。

 

李永峰:刚才余律师讲到地产的收益权和所有权,这个在中国历史上很多了,因为历史上住宅的所有权跟收益权都分开的可能不太多,但是以前种地,地主的田皮、田骨,也算是一种模式,就是说所有权的交易跟收益权的交易,这个东西在中国流传了几百年了,我觉得这个东西未必是很难的东西,这是我的观点。

 

李永峰:我们讲代币融资,不一定是现有的几种形态,例如STO、IEO、ICO等等,未来会不会可能有一些其他的形态?特别是刚才邓可爱也提到,我发STO,我几乎要适应所有的各个方向的法律,这个目前来说是举步维艰,所以有没有其他的,就是更有想象的形态?

 

余沛恒:这个事的困难肯定存在,我也理解和同意。在不同地区,交易所也符合不同的规定,肯定有它的复杂性,但是我反而不觉得这是解决不了的事,因为这还是属于法律知识,反而是很多实际操作时候比较困难。

 

Warren Fang:我讲一下我的看法,刚刚提到的一些新的模式或者新的融资方式,其实之前的以太网上出现过这样的融资形式,它把智能合约代币的进度和社区的投票绑到一起。第一个项目应该叫做ABYSS,是一个游戏平台,它得到融资之后会把钱锁定到智能合约里头。当这个项目因为有一个路线图这样的东西,当项目每开发到一定进度的时候,这个社区就回来投票,看你开发到目前有没有满足你自己的规划,如果你满足了,那我给你解锁一部分的资金,你能够继续开发。这个形式就是区块链或者数字货币一个很好的用处,他很好地解决了融资和监管的问题。因为融资是很难融到的,比如说你找融资机构背书。当然这个时候就变成了社区监管,而不是原来的中心化监管。我认为现在IEO作为一个实施是相对于去中心化的一个倒退。因为你必然作为一个发行者,你同时兼任了承销商,以及监管机构等各种各样的东西融为一体,当你的权力足够大的时候一定会出现问题。我们知道很多内部机构的内部消息,前面几个大交易所IEO无论是资金流还是现金流还是监管,多多少少是有一些问题。当你的权力过于集中的时候一定会出问题。我们说用分散式来解决,我认为是说如果你能够用社区很好的去监管,并且把这些剖析出来,那一定是很好的idea。但是现在的话,为什么这个东西没有推动?为什么大家反而更喜欢中心化的,因为中心化更容易带来暴利,我又讲到说这个市场是有这种是由暴利和投机者推动起来的。当市场回归正道的时候,可能这些东西才会真正的出来。为什么STO在去年年中炒了一波,然后就跟市场主流的关注点不太一样?就是因为它没有造福效应,但是他是真正的解决问题了。现在这个市场也是这样,新的融资形式是可以解决问题的,但是现在市场看不到是因为他没有给大家带来赚钱,但是这个东西是好东西,这个是我的观点。

 

邓可爱:我觉得ICO这一波的问题其实有很大程度上在于一个项目有90%以上都是骗人的。例如用一个PPT在网上下载几张明星的头像或者动画的形象放在白皮书上,就可以出去募一波钱,导致它的价格波动很大。现在IEO这样的募资方式就是各家大交易所的平台币,当然价值也会产生波动。有一个问题是前一段时间看网友特别搞笑,我忘了是OK还是火币,因为中签率很低,IEO赚了70刀,因为只募了很少,结果平台币跌了很多,可能平台币赔了几百刀这样子,最后既使抽到了IEO也还是赔钱,这存在波动上的问题。我觉得现在币圈融资渠道不是一个问题,最重要的是信任和价值,这个圈子需要很多有价值的项目,而不是通过花里胡哨的募资途径募到一堆钱,这个社区就跑路了,然后创始人就把这个项目又归还给这个社区了。还有一个信任问题,在交易所不管是中心化还是非中心化的融资,你都存在一个信任问题。就像中心化交易所募资出现了很多乌龙,大家对你这个交易所自然信心就越来越低了。所以我觉得归根结底募资是为项目方视为价值发展,价值和信任是很重要的两个因素。

 

董天圣:我觉得本身这个募资具体的形式其实并不很重要,它真正要看是否有人来做事。ICO开始的时候是以太网开头,然后又缺乏适当的监管,这样才导致后来的市场一片混乱。开始时目的是很明确的,他就把那个东西在以太网上做一个完整的生态出来。这个形式本身就有很多漏洞的,那个漏洞在他产生了造福效益之后,很多人跟风,之后发现这个漏洞,然后就会利用他的造福效应把很多没有的东西,甚至根本不想做的东西加上去。又由于他开了那个头,如果项目没有达到一定程度的话,他就没有那么多可套的内容和足够多的去中心化的结点可以去验证的机制。如果说各个角色都集中到一两个角色来实施的话,基本上所谓的去中心化还是中心化的。

 

李永峰:对,他最后获得了更中心化的权利,中心化的权利必然会导致很多问题。

 

董天圣:所以就相应的,不管政府或者其他监管机构也好,是可以把一部分责任接过来,这样可以防止某一方面的权利滥用。在这个角度上的话,这个是好事,但另一方面有一些项目方导致他有这种困难。这其实本身就是一个双刃剑,没有一个绝对好的解决方案。

点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